白发戴花君莫笑

黄叶本命。

「叶黄 」旅行

文笔渣慎入
节奏把握不好
只是为表答祝福,写的不好不要打我。

少天生日快乐!!!爱你一万年!!!
"老叶,我觉得我们需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"
叶修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抬起头看向举着一本旅游杂志眼睛发亮的黄少天。
"老叶你看,这儿是不是很漂亮!你说我们开车去好不好?那种公路旅行我已经向往很久了,感觉超级帅的样子。诶,对了,你会开车吗?"
叶修看着青海湖三个字,嘴角抽搐了一下"不好意思,哥已经没有多余的技能点可以加在开车上了。"
"啧啧,老叶你说,你除了打游戏还会干什么...不过没关系啊,我们可以飞机去啊,你看这里,这上面有攻略,'从广州可以坐飞机或火车到西宁...'。咦,还可以坐火车哦,不过话说坐火车感觉怎么样啊?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坐过火车呢。诶,不如我们坐火车吧,就当作体验一下,怎么样?"
"少天啊,你了解过祖国大西北的荒凉吗?你确定你受得了?"叶修坐正了身子,装作一脸严肃的样子看着面前兴奋的人。
"没事啊,我还很想体验一把那种茫茫荒漠中,孤独存在的感觉。不过,我对我们大西北的印象只有烤肉,水果和......"
叶修扶了扶额,不想再听吃货黄少天无边无际的幻想。 他一定要好好拒绝黄少天的"请求"。
然而,为什么此时此刻他已经全副武装站在了广州火车站前面。 叶修叹了口气,要不是黄少天软磨硬泡,他才不会要去那种地方呢。躺在家里打游戏才是美好的生活啊。无奈的摇了摇头,抛掉心中其他想法,叶修跟着兴奋不已的黄少天登上火车。


"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终于到了,坐得我骨头都快软了。"历经三十一小时的摇晃不停,长途跋涉,黄少天一下火车就忍不住叫到。"我以后再也不坐火车了......累死了。"
"旅程才刚刚开始呢,少天。这就受不了了?"叶修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"切,谁说我受不了了。我不就吐槽两句嘛,这是生活的乐趣,懂吗懂吗懂吗?我现在已经对接下来的行程充满期待了,啊,不对,这份期待已经越来越强烈了。" "行,那就走起吧。"叶修抬脚就走。
"诶,你等等我......"


"啊,好难受啊。" 当黄少天扶着门框捂着肚子从厕所里再一次走出来的时候,叶修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 "你哪里不舒服?"
"肚子...就是上吐下泻什么的,感觉快虚脱了。啊,还..还..还有头痛的厉害。"黄少天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道,"一点也不想动。"
叶修见状走到床边紧挨着黄少天坐下,俯下身摸了摸黄少天的额头,不烫。
"会不会是你,吃的不对劲?"叶修想到黄少天一下火车就到夜市大开吃戒的样子,琢磨着是不是吃坏了肚子。 "不会啊...我吃了的东西你也都吃了啊,你不是没事吗?而且也没吃什么特别奇怪的东西吧。"黄少天把头枕到了叶修的大腿上,寻求了个舒服点的姿势,一边回忆一边回答。
"头痛..."叶修想了一会儿"你是不是还有点胸闷?" "啊...有点吧,怎么了。"
"那应该是高原反应吧。"叶修盯着黄少天,接着说"你待在这睡会儿,我出去给你买药。"
安顿好黄少天,叶修便出了门。
所幸,街上的药店颇多,叶修向人描述了下症状就拿到了药。走回去的路上,叶修不禁有点后悔答应了黄少天出来旅游的想法,同时加快脚步往酒店赶。
一进房门,厕所里就传来黄少天的干呕。 叶修心一沉,打开厕所门,见到黄少天整个人瘫坐在地上,虚弱的站都站不起来。
叶修心中顿时心疼的要死,忙把黄少天扶起来,扛到床上。一面烧水,等着给黄少天喂药。
不多会儿,"来,少天,吃药了。"叶修一手拿着药,一手环着黄少天的肩膀让他稍稍坐起来一点。等黄少天把药放进嘴里,叶修赶忙递上水杯,另一只手轻轻帮黄少天顺气。
"好了,睡吧。"叶修在黄少天额头吻了吻,准备起身收拾其他东西。
"别走。"黄少天忽然抓住了叶修的手,低低的发出了声音。
看着床上委屈无比的黄少天,叶修实在不忍心把手抽走,便拉开被窝躺下,把少天环在怀里。
"少天,明天不去了吧?"叶修缓缓拨弄着黄少天的额发,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怀里的人。
"不...老叶,你相信我,我明天一定就没事了,一定不会耽误事儿的!你看,我都认认真真把药吃了,这么早就上床睡觉了,以我的体质,明天一定就恢复正常,你一定要相信我....我一定可以的。"说着,黄少天还把脑袋在叶修怀里蹭了蹭,以表示自己的决心。
"好吧。"
夜色沉沉,群星闪耀。
当第二天早上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,黄少天便醒来了,撑起身子晃了晃脑袋,感觉没有那么难受之后,于是开始叫旁边那一位。
"老叶~叶修~起床了,你看,太阳已经出来了,我已经没事了呦,快看,我觉得我现在精力充沛,力大如牛,完全可以绕操场跑上十圈没问题,我就说我今天肯定好了吧。赶紧起床,我们最好现在赶紧出发。喂喂!!快点起床,等会儿掀掉你被子啰。老叶~~"
叶修一大早是被黄少天充满元气的声音吵醒的,看来已经没事了嘛,都这么吵了。
"少天大大既然没事了,要不要先来犒劳一下哥,哥昨晚可是很辛苦的。"说着,叶修把黄少天往怀里拢了拢。
"滚滚滚,一大早上发什么春,快点起床!"黄少天努力挣脱开叶修,下床洗漱去了。
临出门前,
"少天,"
"干嘛?"
"你最好再吃点药,别等会儿晕倒在半路了,那时哥可没办法。"叶修摊了摊手。
"你才吃药呢。"黄少天气鼓鼓的回了一句,不过还是认命的把药吃了。



青海湖,是中国最大的湖泊。虽然叫作湖,但是却很像海。站在湖边,望着水天一色,辽阔无尽,水波荡漾的湖,有一种置于海边之感。它不是海,却胜似海。站在清澈湖畔,仰望湛蓝天空与雪色白云,未曾有人不心神荡漾。
叶修和黄少天脱了鞋,光着脚丫子行走于湖边,任凭冰凉的湖水漫过脚踝,舒服怡人。
两人在湖边嬉戏打闹,泼水打架玩的不亦乐乎,玩累了,就站在水中一起眺望无尽的远方。 "诶诶,别随便把帽子摘了,这里太阳可毒了我告诉你,书上说不做些措施可是会晒伤的,而且是那种又红又肿而且很疼的晒伤。而且,就算你皮厚不怕晒,到时你变成黑人我可是会嫌弃的。"黄少天嘴不停,手上动作也不停,说着就抢过叶修手上的帽子,重新给人带到了头上。
叶修挑了挑眉,"可以啊,连哥都敢嫌弃了。不知道昨晚是谁紧紧抓着哥的手不让哥走呢。"
"额,那个,不好意思啊,不该给你添麻烦的,早知道就不要硬拉着你来了。"黄少天的脸上立即出现了愧疚之色。
"呵,没事了。不跟着你来才麻烦呢,我会很担心的。"叶修唇角带着笑意,凑到黄少天耳边接着说道"少天要是感觉愧疚的话呢,就以身相许吧,怎么样?"
"去死去死去死.....叶不羞接招,吃我一记落凤斩——"黄少天听到叶修的话红了耳朵,掩饰般的退后并且捞了点水就向叶修泼去。
"哈哈,老叶看你没有千机伞怎么破我这一招哈哈哈哈,在来一个银光落刃。"说完,黄少天开启了三段斩,直接轰向叶修的胸口。
刚刚的水花便没躲过,转眼间,黄少天又直接冲到眼前撞在身上,顿时两个人都不稳,双双跌进水里。 从水里起身,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,对着无垠大海发出笑声。 海滩上,落日将两人的轮廓勾勒的美丽。

隔天早上,叶修早早就醒了,早到天还是黑沉沉的。 前一天晚上两个人回来洗完就睡了,商量着今天早上还去看日出呢。
"少天,起床了。"推了推身边的人,这家伙又在他身边赖了一个晚上,等到床上的人发出意味不明的哼唧声,叶修就下床收拾去了。
叶黄两人刚出门时,天已经蒙蒙亮,相互搓了搓手,就骑着前一天租来的单车向湖边前进。
到达目的地,湖边已经围了一大圈人。黄少天拽着叶修匆忙找到一个空位加入了人群。
"啊啊,好冷啊~"黄少天只穿了一件单衫,在这个地方的清晨未免还是显得太凉快了。
叶修望着周围穿着厚外套的人,搂紧了黄少天。
"老叶你干嘛,这里这么多人。"察觉到叶修动作的黄少天小声嚷道。
"闭嘴,不想感冒就老实一点。"
随着时间流逝,人群开始喧闹。太阳伴随着霞光,一点一点探出了脑袋。从带点惺忪的深红色渐渐变成了金黄色,带着生机,带着暖意,破土而出。
"好美啊。"黄少天已然沉沦美景。 一旁叶修搂得更紧了。
"是啊,这就像朝气蓬勃的你,总是带着希望。"叶修的目光从远方转向怀里的人,接着说"你就像我生命里的太阳一样,成为了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风景。我这一辈子,最不后悔遇见你。少天,我爱你。"
黄少天被着突如其来的告白整懵了,看着带着温柔笑意的叶修,心不自觉的颤动起来。
"我也是。"随后,黄少天回以最灿烂的笑容。
日出之下,紧扣的一双手变得耀眼无比。
END
"老叶!!快来帮我和骆驼照相,这个这个!这骆驼好憨厚。"
"1,2,3"卡嚓
"我看看,啊,好看,我和骆驼都好看。"
"我怎么觉得骆驼更可爱一点。"
"滚,本剑圣这么帅怎么可能比不上一头骆驼......"
骆驼:......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