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发戴花君莫笑

黄叶本命。

想了想
还是记录一下第一次画生贺吧,
大叶和小叶生日快乐呀٩(ˊvˋ*)و

【黑泥】官方又没逼你,你干嘛要产粮?

抚弦予烟:

喵仔_用生命在犯蠢:



善待穆玄英:



 深有感触。


錳與清輝:



透明的小羽毛:



最近在某pv的评论区看到这么一句话,心头瞬间涌上无数黑泥。
这句话对同人作者,尤其是没什么人气的同人作者,打击无疑是核弹级的。




同人是个灰色地带,大家都懂得。




对啊,官方没逼你,读者没逼你,你干嘛要产粮?
为了一点儿热度?
为了寥寥几句评论?
为了可能还要倒贴钱的本子?




不,不只是为了那些。
你是为了展示自己对角色的爱,为了把自己的心刨开给别人看,才产粮的。
你恨不得让所有人知道你心中的他有多么美好,你想要为他构建出更多、更新奇、更丰富多彩的世界。
你希望通过你的一点微薄的努力,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他、了解他、喜爱他,然后把这份情感传递给下一个人。
你最怕看到有一天,人们将他遗忘,所以拼命产粮,昭示他的存在。


 


有姑娘对我说过,自己用心写出来的文字没什么人喜欢,故而没有动力。
无论是谁都能明白。
你的产出,有人认同,肯定会欣喜若狂,下笔如飞;反之,若无人问津,当然会失落不已,缺乏干劲。
你的产出,一定程度上也在消磨或者加固自己的热情,因为你是带着全身心的感情彻底投入其中去描绘的。
你何尝想过会有什么回报?
记得前不久我看到一篇好文,只有5个热度,我想着一定要做点什么让作者知道她很棒,于是在文后留言表达了自己的喜爱,那位姑娘看到后激动的回复我说谢谢长评,我当时简直羞愧到无以复加,那根本就称不上什么长评,不到百字还大部分言之无物。
然后,我又对那么简单就觉得知足的作者感到心酸。




官方又没逼你,你干嘛要产粮?
你产的粮又没人吃,你干嘛要产粮?
怎么扛着这样的疑问走下去。


 


走不下去的时候,就停下来想想最初的缘由吧。
你为什么产粮。




我的朋友曾对我说过:我写着歌,哪怕皓雪覆长河。
请你相信,就算你笔下的是一条冰封的河,无人在它旁边驻足,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。
因为你的爱意,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。




愿与君共勉。


 







怎么分段

哭唧唧……明明在电脑上打的没问题,为什么一复制上来就变成一团了……宝宝心好累。

「叶黄 」旅行

文笔渣慎入
节奏把握不好
只是为表答祝福,写的不好不要打我。

少天生日快乐!!!爱你一万年!!!
"老叶,我觉得我们需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"
叶修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抬起头看向举着一本旅游杂志眼睛发亮的黄少天。
"老叶你看,这儿是不是很漂亮!你说我们开车去好不好?那种公路旅行我已经向往很久了,感觉超级帅的样子。诶,对了,你会开车吗?"
叶修看着青海湖三个字,嘴角抽搐了一下"不好意思,哥已经没有多余的技能点可以加在开车上了。"
"啧啧,老叶你说,你除了打游戏还会干什么...不过没关系啊,我们可以飞机去啊,你看这里,这上面有攻略,'从广州可以坐飞机或火车到西宁...'。咦,还可以坐火车哦,不过话说坐火车感觉怎么样啊?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坐过火车呢。诶,不如我们坐火车吧,就当作体验一下,怎么样?"
"少天啊,你了解过祖国大西北的荒凉吗?你确定你受得了?"叶修坐正了身子,装作一脸严肃的样子看着面前兴奋的人。
"没事啊,我还很想体验一把那种茫茫荒漠中,孤独存在的感觉。不过,我对我们大西北的印象只有烤肉,水果和......"
叶修扶了扶额,不想再听吃货黄少天无边无际的幻想。 他一定要好好拒绝黄少天的"请求"。
然而,为什么此时此刻他已经全副武装站在了广州火车站前面。 叶修叹了口气,要不是黄少天软磨硬泡,他才不会要去那种地方呢。躺在家里打游戏才是美好的生活啊。无奈的摇了摇头,抛掉心中其他想法,叶修跟着兴奋不已的黄少天登上火车。


"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终于到了,坐得我骨头都快软了。"历经三十一小时的摇晃不停,长途跋涉,黄少天一下火车就忍不住叫到。"我以后再也不坐火车了......累死了。"
"旅程才刚刚开始呢,少天。这就受不了了?"叶修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"切,谁说我受不了了。我不就吐槽两句嘛,这是生活的乐趣,懂吗懂吗懂吗?我现在已经对接下来的行程充满期待了,啊,不对,这份期待已经越来越强烈了。" "行,那就走起吧。"叶修抬脚就走。
"诶,你等等我......"


"啊,好难受啊。" 当黄少天扶着门框捂着肚子从厕所里再一次走出来的时候,叶修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 "你哪里不舒服?"
"肚子...就是上吐下泻什么的,感觉快虚脱了。啊,还..还..还有头痛的厉害。"黄少天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道,"一点也不想动。"
叶修见状走到床边紧挨着黄少天坐下,俯下身摸了摸黄少天的额头,不烫。
"会不会是你,吃的不对劲?"叶修想到黄少天一下火车就到夜市大开吃戒的样子,琢磨着是不是吃坏了肚子。 "不会啊...我吃了的东西你也都吃了啊,你不是没事吗?而且也没吃什么特别奇怪的东西吧。"黄少天把头枕到了叶修的大腿上,寻求了个舒服点的姿势,一边回忆一边回答。
"头痛..."叶修想了一会儿"你是不是还有点胸闷?" "啊...有点吧,怎么了。"
"那应该是高原反应吧。"叶修盯着黄少天,接着说"你待在这睡会儿,我出去给你买药。"
安顿好黄少天,叶修便出了门。
所幸,街上的药店颇多,叶修向人描述了下症状就拿到了药。走回去的路上,叶修不禁有点后悔答应了黄少天出来旅游的想法,同时加快脚步往酒店赶。
一进房门,厕所里就传来黄少天的干呕。 叶修心一沉,打开厕所门,见到黄少天整个人瘫坐在地上,虚弱的站都站不起来。
叶修心中顿时心疼的要死,忙把黄少天扶起来,扛到床上。一面烧水,等着给黄少天喂药。
不多会儿,"来,少天,吃药了。"叶修一手拿着药,一手环着黄少天的肩膀让他稍稍坐起来一点。等黄少天把药放进嘴里,叶修赶忙递上水杯,另一只手轻轻帮黄少天顺气。
"好了,睡吧。"叶修在黄少天额头吻了吻,准备起身收拾其他东西。
"别走。"黄少天忽然抓住了叶修的手,低低的发出了声音。
看着床上委屈无比的黄少天,叶修实在不忍心把手抽走,便拉开被窝躺下,把少天环在怀里。
"少天,明天不去了吧?"叶修缓缓拨弄着黄少天的额发,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怀里的人。
"不...老叶,你相信我,我明天一定就没事了,一定不会耽误事儿的!你看,我都认认真真把药吃了,这么早就上床睡觉了,以我的体质,明天一定就恢复正常,你一定要相信我....我一定可以的。"说着,黄少天还把脑袋在叶修怀里蹭了蹭,以表示自己的决心。
"好吧。"
夜色沉沉,群星闪耀。
当第二天早上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,黄少天便醒来了,撑起身子晃了晃脑袋,感觉没有那么难受之后,于是开始叫旁边那一位。
"老叶~叶修~起床了,你看,太阳已经出来了,我已经没事了呦,快看,我觉得我现在精力充沛,力大如牛,完全可以绕操场跑上十圈没问题,我就说我今天肯定好了吧。赶紧起床,我们最好现在赶紧出发。喂喂!!快点起床,等会儿掀掉你被子啰。老叶~~"
叶修一大早是被黄少天充满元气的声音吵醒的,看来已经没事了嘛,都这么吵了。
"少天大大既然没事了,要不要先来犒劳一下哥,哥昨晚可是很辛苦的。"说着,叶修把黄少天往怀里拢了拢。
"滚滚滚,一大早上发什么春,快点起床!"黄少天努力挣脱开叶修,下床洗漱去了。
临出门前,
"少天,"
"干嘛?"
"你最好再吃点药,别等会儿晕倒在半路了,那时哥可没办法。"叶修摊了摊手。
"你才吃药呢。"黄少天气鼓鼓的回了一句,不过还是认命的把药吃了。



青海湖,是中国最大的湖泊。虽然叫作湖,但是却很像海。站在湖边,望着水天一色,辽阔无尽,水波荡漾的湖,有一种置于海边之感。它不是海,却胜似海。站在清澈湖畔,仰望湛蓝天空与雪色白云,未曾有人不心神荡漾。
叶修和黄少天脱了鞋,光着脚丫子行走于湖边,任凭冰凉的湖水漫过脚踝,舒服怡人。
两人在湖边嬉戏打闹,泼水打架玩的不亦乐乎,玩累了,就站在水中一起眺望无尽的远方。 "诶诶,别随便把帽子摘了,这里太阳可毒了我告诉你,书上说不做些措施可是会晒伤的,而且是那种又红又肿而且很疼的晒伤。而且,就算你皮厚不怕晒,到时你变成黑人我可是会嫌弃的。"黄少天嘴不停,手上动作也不停,说着就抢过叶修手上的帽子,重新给人带到了头上。
叶修挑了挑眉,"可以啊,连哥都敢嫌弃了。不知道昨晚是谁紧紧抓着哥的手不让哥走呢。"
"额,那个,不好意思啊,不该给你添麻烦的,早知道就不要硬拉着你来了。"黄少天的脸上立即出现了愧疚之色。
"呵,没事了。不跟着你来才麻烦呢,我会很担心的。"叶修唇角带着笑意,凑到黄少天耳边接着说道"少天要是感觉愧疚的话呢,就以身相许吧,怎么样?"
"去死去死去死.....叶不羞接招,吃我一记落凤斩——"黄少天听到叶修的话红了耳朵,掩饰般的退后并且捞了点水就向叶修泼去。
"哈哈,老叶看你没有千机伞怎么破我这一招哈哈哈哈,在来一个银光落刃。"说完,黄少天开启了三段斩,直接轰向叶修的胸口。
刚刚的水花便没躲过,转眼间,黄少天又直接冲到眼前撞在身上,顿时两个人都不稳,双双跌进水里。 从水里起身,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,对着无垠大海发出笑声。 海滩上,落日将两人的轮廓勾勒的美丽。

隔天早上,叶修早早就醒了,早到天还是黑沉沉的。 前一天晚上两个人回来洗完就睡了,商量着今天早上还去看日出呢。
"少天,起床了。"推了推身边的人,这家伙又在他身边赖了一个晚上,等到床上的人发出意味不明的哼唧声,叶修就下床收拾去了。
叶黄两人刚出门时,天已经蒙蒙亮,相互搓了搓手,就骑着前一天租来的单车向湖边前进。
到达目的地,湖边已经围了一大圈人。黄少天拽着叶修匆忙找到一个空位加入了人群。
"啊啊,好冷啊~"黄少天只穿了一件单衫,在这个地方的清晨未免还是显得太凉快了。
叶修望着周围穿着厚外套的人,搂紧了黄少天。
"老叶你干嘛,这里这么多人。"察觉到叶修动作的黄少天小声嚷道。
"闭嘴,不想感冒就老实一点。"
随着时间流逝,人群开始喧闹。太阳伴随着霞光,一点一点探出了脑袋。从带点惺忪的深红色渐渐变成了金黄色,带着生机,带着暖意,破土而出。
"好美啊。"黄少天已然沉沦美景。 一旁叶修搂得更紧了。
"是啊,这就像朝气蓬勃的你,总是带着希望。"叶修的目光从远方转向怀里的人,接着说"你就像我生命里的太阳一样,成为了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风景。我这一辈子,最不后悔遇见你。少天,我爱你。"
黄少天被着突如其来的告白整懵了,看着带着温柔笑意的叶修,心不自觉的颤动起来。
"我也是。"随后,黄少天回以最灿烂的笑容。
日出之下,紧扣的一双手变得耀眼无比。
END
"老叶!!快来帮我和骆驼照相,这个这个!这骆驼好憨厚。"
"1,2,3"卡嚓
"我看看,啊,好看,我和骆驼都好看。"
"我怎么觉得骆驼更可爱一点。"
"滚,本剑圣这么帅怎么可能比不上一头骆驼......"
骆驼:......

叶神生日快乐!!!十九岁的小队长棒棒哒!

☆*:.。. o(≧▽≦)o .。.:*☆☆*:.。. o(≧▽≦)o .。.:*☆
叶修是化学科代表  黄少天是他的同班同学

某日上完化学实验课,化学老师要叶修留最后整理药品,好心的黄烦烦同学自告奋勇的留下来帮叶修同学。
“诶,快去那边柜子里呆着。”
“干什么?叶修你想虐待我?”黄少天双手交叉护在身前。
“化学老师不是让我整理药品吗。你跟它们是一类哒,都是'矾(fán)',你还是最极品的那个!你是'超矾'。”
“叶修你大爷!”然后,黄“超矾”同学拉过叶修吻了上去。
\(^∀^)メ(^∀^)ノ~( ̄▽ ̄~)(~ ̄▽ ̄)~
灵感来源:我们上化学课的时候讲到明矾(十二水硫酸铝钾)和蓝矾(五水硫酸铜)还有绿矾(七水硫酸亚铁)的比较,矾矾矾烦烦烦,就想到这个了。那就把这个极品矾送给叶神吧。哈哈哈。
百度百科-矾:各种金属(如铜、铁、锌)的硫酸盐,尤指具有玻璃质状态表面或光泽的该种硫酸盐的水合物,矾山”,矾水(溶明矾的水),矾粉(脱胶的明矾粉末),矾书(用明矾水写的保密书信)矾(矾) fán某些金属硫酸盐的含水复盐结晶,有明矾。铬钾矾。铁铵矾等。明矾也叫“白矾”,带涩味,呈酸性反应,可供造纸、制革及制颜料、染料等用。

【王喻】小短篇 生日礼物

给喻队的生贺。
喻队生日快乐!!

*第一次写
*文笔渣
*双向暗恋

电话铃声打破了房间里的安静氛围。喻文州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,接起了电话。
“队长队长~早上好啊。你起床了没啊?我猜是没有的,以你接听电话的速度来看,你现在,啊不,是刚刚,一定还躲在被窝里睡大觉!”喻文州刚按下接听,黄少天充满活力的声音就滋滋的传了过来。
“啊,是少天啊,有什么事吗?”无视了黄少天的推测,喻文州用还带着睡意的声音回道。
“…当然有事了,队长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今天是我们大蓝雨堂堂队长喻文州的生日啊!!队长你生日快乐啊!!!”黄少天充满元气的声音把阳光带进了这个早晨。“诶诶队长,你一个人在战队一定很孤独吧,你放心,我过几天就回去了,就回去陪你了,你不要难过哈,我给你寄了蛋糕哦,在保安室,到时你去拿一下哈。”
“谢谢你呀少天。”
“谢什么嘛,好兄弟就别客气啦…诶,别忘了蛋糕啊。我还有点事,先挂了。生日要开心哦。”咔哒。黄少天挂了电话。
瞪着手机屏幕足足五分钟,终于还是带着点失望放下了。除了亲人好友发来的生日快乐,并没有其他人的问候。期待中王杰希给自己的生日祝福并没有见到。
喻文州今年的生日在春节附近,只可惜他父母这个时间刚好都出差去了,家里也没其他人,他索性就留在战队没有回去。偌大的蓝雨俱乐部就喻文州一个人,连食堂做饭的阿姨都回家过年去了。
为了犒劳一下又长大了一岁的自己,喻文州中午跑到外面去找饭吃。吃完饭。喻文州踩着悠闲的步子回到了蓝雨俱乐部。一到门口,就看到了背着背包,拿着行李箱的王杰希,在蓝雨俱乐部的门口徘徊。他手上拿着的手机,屏幕上是黄少天的短信“没错啊,队长一个人在俱乐部啊,你想干什么就勇敢的上吧,不过我可警告你,要是把队长追到手后对他不好,小心我找你麻烦!!!还有,记得请我吃饭,没我帮你瞒着,你能顺利的来吗?…”
显然,王杰希瞬间就看到了归来的蓝雨队长,隔着远远的打了个招呼。
喻文州脸上有些不快的神情马上被惊喜和开心取代。他走快了两步,到达了王杰希的面前。
“王队好久不见啊,你怎么来了?”喻文州拿起王杰希的行李,便带着人往里走。
“喻队好啊,到广州来玩,想着今天是你生日,顺道过来看看。”王杰希见到喻文州,神情也飞扬起来,“不过刚刚看门大爷怀疑我这个蓝雨的敌人是来侦查的。”
喻文州噗嗤一下笑了出来,又马上换上严肃脸“的确有这个可能,看来我要考虑让不让你进来了。”说完,自己又先笑了出来。随即又像想到什么一样,匆匆回到保安室拿了一样东西回来了。
“少天拿过来的蛋糕,等会儿一起吃吧。”喻文州说道。
王杰希应了一声又说到“你刚刚怎么看起来有点不高兴的样子?”
“啊,因为刚刚去吃饭没有吃到我想吃的白切鸡。店家说今天不供应。”…不过见到你就很开心了。喻文州笑了一下。
“对了,今天晚上我带你出去玩吧。”
“好啊……诶,等等,你是客人还是我是客人啊,为什么我一个本地人还要被你当导游?”
“这有什么关系,你可以体验一下在故乡当游客的感觉。”
“那就看你的了。”

吃完蛋糕,王、喻两人就到附近的商业街转了转。临近傍晚,王杰希就带着他带来的小箱子,打了个出租车,领着喻文州,到了一个叫芙蓉嶂的地方。天色暗下来,星星一颗一颗的亮起来,有的像钻石般闪亮,也有的含蓄却美丽,瞬间,群星就布满了天空。星河灿烂,蓝雨队长仰望天空,就这么看呆了。
“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。”王杰希边说边递出了他的箱子。
箱子被打开,是一架精美的天文望远镜。
“啊…谢谢你”
“我之前听你说的,你喜欢看星星。”
“是啊,只不过我从小在城市长大,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星河。”
喻文州回了个好看的笑,说完就摆弄起那架望远镜。
正当喻文州不断发出“啊,真漂亮”诸如此类的赞叹之时,耳边忽然一热。
“今晚还会有流星雨哦。”
喻文州抬起头来,正好对上王杰希那只大一点的眼睛,他从里面看到了光芒。
“可是我昨天看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雨哦。”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看着身边的人。
“那有什么关系,我可是魔术师。”王杰希挑了挑眉。
“那就看小王队长的了。”喻文州笑了笑,继续看他的星星去了。
微草队长唇角勾起一个笑容,推了那人一把。
“看那边。”
喻文州抬头,就看到一个拖着长长尾巴的星星掉落了下来。紧接着一颗接一颗的流星划过天际,引来人群的阵阵赞叹声。
“快许愿。”王杰希却是又凑近喻文州耳边,低低的说了一声。
“我希望…”
“说出来就不灵了。”
“我可以和王杰希交换一下手速。”
“…不说出来也不会灵的…”
“杰希大大觉得这个愿望怎么样?可以帮我实现吗?”
“……”
“开个玩笑,我又不会因为我的手速自卑。”
“……”
“文州,”
“嗯?”
王杰希的手上就这么凭空出现了一束紫丁香。送到了喻文州面前。
“生日快乐!”
“哦,谢谢。”喻文州脸上的笑容由谦和变得灿烂。
“文州,我…”
“咦,你刚刚手上不是没花吗,花是哪来的?”
“…天机不可泄露。魔术师会告诉你鸽子在哪儿吗?我想说…”
“对了,你要看看星星吗?你送的望远镜看着效果很不错呢。”
“…文州”
“咦,王杰希,你的表情好严肃哦,你两边眼睛都快一样大了,真的。”喻文州有一次打断王杰希的话,还带着无辜的笑容。
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,王杰希心里诽谤者。明知道我要做什么,看把你得瑟的。
“文州,你能别打断么?”王杰希无奈的笑笑,心脏队长今天怎么变得如此淘气。
喻文州眨巴眨巴眼睛,把嘴巴闭上了。王杰希正要开口,看到喻文州嘴巴又要张开,慌忙用手捂住他的嘴。
“我说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王杰希盯着喻文州,认真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喻文州目光下移,没有说话。
“你倒是说话呀。”王杰希一看这人不说话了,有点急。
“嗯嗯……嗯嗯”喻文州喉咙里发出几个声音,王杰希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在人家的嘴上,对方已经发出抗议了。
王杰希讪讪的拿开了手,静静的望着近在咫尺的人,等着他的答案。
“好吧,那这个也算生日礼物吗?谢谢啊,我收下了。”喻文州看着嘴抿成一条线的暗恋对象,一时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神色。说完就直接上前环住了王杰希。
一脸的肆意张扬。
王杰希惊诧了一下,随即更用力的拥住了喻文州。
“今天开心吗?”
“小王队长你说呢?哈哈”
这时天上的群星更加绚丽了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杰西卡大大,请你就这么拥住调皮的喻文州吧。

写崩了的话是我的错。(,,•́ . •̀,,)